回到首页 新闻中心

“翻译官”真的日薪过万吗?
随着《亲爱的翻译官》热播

点燃了大众对于翻译这一职业的好奇

 

想象中的翻译官

应该是这样

 

自由职业,不需要朝九晚五

周游各国,出访于高端会所

游刃于名流大家

 

同声传译的收入不是按照“月”计算的所谓“月薪”

而是以“小时”乃至“分钟”作为单位

可谓“日进斗金”

 

现实生活中的他/她们

翻译与官无关

 

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”翻译官“这个职位、职称或头衔。外交部的翻译是外交官,国防部的翻译是军官,算是名义上与“官”沾点边的,但也不叫“翻译官”,出现在任何场合的时候就是“译员”。

 

看清没有:译员。从来没有”翻译官“。

 

老师比剧中的程家阳还要“魔鬼”

 

南师大法语专业学生张雯琴即将读研,目前也在相关机构实习,她自己也追了几集,但发现剧中高翻院实习生生活跟现实中差别太大,感觉挺夸张。“虽然翻译人才千千万,但是能做同声传译达到这种水准,业内没几个。”

 

作为带杨幂的高翻院导师,黄轩饰演的程家阳给她设定了魔鬼式训练,边爬楼梯边听法语材料,突然让去买咖啡,回来再问你刚才法语材料讲了些什么。张雯琴说,虽然训练方式并不一样,但这种情节设定倒是有些共鸣,“因为同传(同声传译),就是要训练‘一心多用’的本领,边听边说。而如果是等对方说完再翻的‘交传(交替传译)’,则难度降低,但对翻译质量要求更高。”她还说,实际学习中遇到的老师其实比程家阳还要“魔鬼”,“我大三到法国做交换生,老师就要求不能迟到,否则会影响上课,老师会要你直接不要来了。”所以剧中杨幂面试迟到被打了零分,其实并不夸张。

 

南大法语系口译教师说,口译被誉为学外语学生的梦魇,需要心理素质,语言基本功、跨文化沟通能力、临场应变、形象气质修为等综合素质,一般到高年级才会开这门课。

 

日薪过万的同声传译

 

同声传译是翻译中的“金领”,不过幕后辛苦不为人知。

 

在不少人眼中,从事同传翻译是金领中的金领,可谓“日进斗金”。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同声传译的收入不是按照“月”计算的所谓“月薪”,而是以“小时”乃至“分钟”作为单位。一般来说,从会议开始到四个小时算半天,四个小时以上到八个小时算一天,同传的收入在每小时几千到上万不等。

 

不过正如程家阳在剧中说的,为了一场翻译要准备几个月。“会议同传翻译通常是两个一组轮换。暂时休息的译员也不闲着。帮同伴听现场、做笔记、查字典。”会议翻译常涉及到不同的行业,为了熟悉某个行业,翻译人员常常要做大量的储备工作。而这份幕后的辛苦,并没有算入日进斗金的计费时间中。

 

“常常加班加到凌晨两点,每天还要听BBC、VOA、CNN,做笔记,看《参考消息》和《环球时报》等。一场翻译下来整个人虚脱了,不仅是烧脑也烧体力,一个月接几单是极限了。”

 

外派:远离家人朋友 不是长久之计

 

翻译其实是一个大行业,工种细分很多,但是整体来说各有各的苦衷。“比如说口译这行,高级翻译如同传,要做非常大量的准备工作;而普通翻译,则可能会被来回使唤,劳心劳力。”“我现在是一名自由翻译,可是工作生活并没有电视剧里描写的那么闲情逸致。”三年前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的许姝妍笑着说。

 

“跟大家想象的不同,全职翻译并不能‘赚大钱’,这不是一份旱涝保收的工作,这个月赚得多,下个月就可能赚得少。”许姝妍说。

 

同为翻译,比许姝妍大一届的校友丁翔在被一家大型央企录取后,已经在非洲常驻了快四年。“时光匆匆,不经意间都已经待过非洲四个国家了。”

 

回忆起当年的选择,丁翔说,用自己的专业法语就业,招聘机会最多的是国企,而核心工作一开始是翻译,并且基本都需要长期外派。

 

“我们刚入学,就知道未来最可能从事的是翻译,并且是去非洲当翻译。”丁翔说,“尽管有高薪和独特的经历,但是远离家人朋友,生活比之国内乏味枯燥,这显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。”

 

转行:成为“复合型人才”

 

工作四年,除了翻译,丁翔还辗转过很多不同的岗位。“现在我做的是市场开发,之前需要到公司不同的部门去轮岗,技术部门、后勤行政等等。”

 

“因此我对于工程类公司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,也增加了商务与技术知识,如果以后想要转行进入工程行业,会具备一定的优势。”丁翔说。

 

在他看来,语言翻译专业的学生,转行可以选择的还有人力资源、销售、公共关系等行业。如果转行成功,加上自身已有的语言优势,就会成为颇具竞争力的“复合型人才”。

 

“我并不觉得自己算‘复合型人才’,只是我曾经做过的工作里语言的比重不大而已。”毕业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的安之素说。

 

25岁的安之素如今正在找她的第三份工作,毕业两年不到,她曾就业于国有银行、创业公司,现在则转身投向语言培训行业。

 

“兜兜转转,最后我才发现自己最喜欢的可能是与自己专业密切相关的语言培训。但我很感激之前的这两段工作经历,它们让我成长和思考。”安之素感慨道。

 

思考:完全抛开语言 不好就业

 

“很多‘我以为’的想当然被破除了,从前以为互联网创业公司很有活力,我可以进去大展拳脚,然而其实未必。”安之素说,“倒是要庆幸学习了语言,因为这是一门很基本的技能。”

 

“这几年的工作经历让我清楚地意识到语言的重要性,尤其是英语。”丁翔说,“无论做什么工作,流利的语言,正确的表达都会让我们更具优势。”

 

谈到前路,丁翔显得有些矛盾:“我想接触下其他行业,比如与法语相关的通信、高科技等,完全抛开法语不太好就业。但是其实转行要趁早,否则会越来越依赖语言,即便不做翻译。”

 

“对于专业跟职业的思考,不是我们语言翻译学生的‘专利’,应该说所有大学生都曾有过。”安之素说,“这是一个经历与感悟的过程。其实人生没有白走的路,踏下的每一步都算数。”

甲骨易翻译公司转载

©2007 ChinaBestEasy.com.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05664号 京公网安备:110102001009 欢迎致电:86-10-6332-0310 / 6332-0786